注意一下
希望可以回文但不要批評角色、 或無意義留言w 想打屁留言板歡迎你www

◎腐向
◎文風:甜
◎配對:白正(+10)


「吶、小正、明天你就要去日本了、希望我去送你嗎?」
畫面上的男子帶著柔和的笑意,單手撐頭這麼說。



「叩叩!」清脆的敲門聲。
門外的小春和捧著晚餐的京子對看一眼,嘆了口氣。
順了順自己的長髮,京子開口:「入江正一先生?」
一陣靜默。
果然沒有回應啊。
「我們進去了喔?」她們推開門。


「吶、小正、明天你就要去日本了、希望我去送你嗎?」
無機質的電腦發出了不變的頻率。


入江正一的眼仍盯著銀幕,好像下一秒會消失似的,沒有因為有人進房而回頭。
一組辦公桌椅、一台筆記型電腦、一疊公文、一台空調、一盞燈、一張床。
沒了。噢,還有一個生病的人。
「入江先生,再不吃飯真的對身體不好,而且你藥也沒吃...」沒人回應。
他們放下餐點,退出房間。


──其實他們都知道即使他吃下去也會全數吐出。

***

「他還好嗎?」澤田綱吉慢條斯理地吃了口飯,意思意思地問問。
誰都知道他不好。
所以他們搖頭,沒多說。

***

夜。
驚醒。
白色的蘭花。
房間裡。
堆的滿滿的。
眨眼,原來只是眼花了。
他自床上起身,濃厚的黑眼圈讓他看起來有點神經質。
調整好自己的呼吸,他開啟那屬於他的電腦。


「小正~今天也辛苦了?早點睡唷,晚、安~」


「晚安......」他喃喃念著,又回到了床上:「白蘭......」
每晚。

***

「入江先生!請你振作起來!」三浦春大吼,他這才轉頭。
然而他回以充滿疑惑的表情。
他不知道他哪裡不振作了,澤田綱吉交代他的事他都有完成;至於三餐他在密魯菲奧雷本來就沒什麼在吃,因為他的胃不好。
他不認為他有什麼問題。
「正一,他說得沒錯。」
示意那兩個女子離開,史帕納走了進來。
入江正一的身子僵硬起來。
他拒絕看到和以往那段日子有關的人。

「你瘦太多了,而且血壓太低、還沒睡好。」
「不需要你這個只因為好奇就倒戈的叛徒憑什麼......」語無倫次。
史帕納咬了咬板手形狀的棒棒糖。
「正一,雖然理由不一樣,但是就結果是背叛而言,你和我沒什麼不同。」
「你出去!」他捂著耳朵大吼。
就是因為是事實所以不想聽。
史帕納聳肩,沒多說。他就快精神分裂了,他看得出來。
一切已成定局。他決定活在過去。

***

「小正,有收到我的花嗎?」
「拜託別送了,房間都快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了。」
空蕩蕩的房間,空曠的刺眼。
只有他,和那台電腦。

「小正今天有好好的吃晚餐吧?」
「有啦!真是的。白蘭大人你才是一直吃甜點......」
噢對了,一旁有已經涼了很久的晚飯,一口也沒少。藥也是。
口腔裡滿口腥甜。

「吶、小正、明天你就要去日本了、希望我去送你嗎?」
入江正一勾起饜足的笑,消瘦的身子漸漸失了力氣。
雙眼努力的睜著,他乾裂的唇輕啟:
「不用了......」
重病讓他氣若游絲,鮮血趁他說話溢出唇角。
「白蘭大人把公文改完就謝天謝地了......」
「小正、我愛你~」
「是是......」──我也是。
「小正~今天也辛苦了?早點睡唷,晚、安~」
「......」
然後他再也沒了聲音。


破門而入時,他們只看到入江正一趴在電腦前,帶著笑,
以及──










「小正、明天你就要去日本了、希望我去送你嗎?」
一樣的笑,一樣的單手撐頭。



「小正、明天你就要去日本了、希望我去送你嗎?」
一次又一次。


「小正、明天你就要去日本了、希望我去送你嗎?」
重播。


「小正、明天你就要去日本了、希望我去送你嗎?」
一直一直。




                                                         ─END─2010.4.10&11




後記:
手機桌布的靈感。草稿打完差20分凌晨一點。
什麼?不甜?
白蘭沒去送小正,他可是伸手接他回去了呢。(咦還是不甜?!)

p.s.好吧我承認我醜化某人。對不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跳馬行雲┤

啼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
  • 我看不懂耶。白蘭是死了嗎?還是怎樣?小正是瘋了嗎,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嗎,劇情有點亂我真的不是很懂耶,那台電腦播放的白蘭生前影像嗎,如果這樣,白蘭要這麼接他,最後小正也死了,這是怎麼回事。
  • 嗯....寫這篇的時候基本上是相信白蘭已經死了。那個生前的影像是小正找到的唯一能證明白蘭存在的東西,所以甘願不停地重播吧

    啼啼 於 2014/05/22 13: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