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一下
希望可以回文但不要批評角色、 或無意義留言w 想打屁留言板歡迎你www

◎微腐向

◎鼬佐

◎短篇集

◇悔◇
他後悔。後悔當初沒殺了佐助,給他、也給了自己更痛苦的生活。
但他就是下不了手。在動手前明明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只是......
「這是最後一次了,佐助。」
已經都沒關係了。
用盡力氣在最後碰了佐助的額頭,他夜夜思念的體溫。
至於他,他也後悔。
他沒有弄清楚真相,就像那個人說的那般那麼愚蠢。
到了這步才流下眼淚,責怪自己的無情。
鼬是那樣捨不得傷害他,而他曾經是懷著多麼堅定的的意念傷害鼬。


◇如果‧多一點◇
佐助從小就仰慕著他哥哥,同時在心裡也有一塊嫉妒著。
他偶爾會想:
如果鼬不在,是不是母親會多疼愛他一點、父親多注意他一點、自己的光彩也就多一點。
憑什麼他哥哥就那麼天才,彷彿將所有的幸福集於一身?
那是以前。
原來他哥哥遠比他想像的更愛他、疼他、捨不得他,他才是鼬的幸福卻也造就了鼬的不幸。
如果自己再更了解鼬一點、更相信他一點、多注意他一點......
結局是不是就不一樣?
如果自己多回憶一點、多堅定一點、多站在鼬的立場想一點、多和他相處一點......

沒有如果,是因為如果就只是
如果。


◇有些愛要說出口◇
他不愛我。
這曾是佐助一廂情願的想法。
是啊,鼬從來不說愛,即使他常常......不,應該說無時不刻都在為佐助設想,他也沒向佐助說出口。
所以佐助沒有看到全部,而他看見的那一小部分也在鼬滅族之後自記憶裡消失。
為什麼他從來沒說出口?
明明那時的自己一定能明白那樣的意思。
縮起身軀,試圖給予自己一些溫暖。


◇為什麼有些愛從不說出口◇
「你總是撒謊,哥哥。」嘟起嘴,佐助揉揉自己發紅的額頭這麼說。
鼬笑了,有些無奈。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
確實,他是說了很多謊,甚至是給予族人的木葉情報。
但就因為如此,他不說他愛佐助。

如果他的一生註定要在謊言裡度過,那麼他不對佐助說愛。
因為若他說出口的都將成謊言,那只有這件事是他心中
最美的真實。


◇手◇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他歇斯底里地朝那金髮的男孩大喊。
「我是不懂,但那已經不重要了。」他衝著佐助一笑,笑得燦爛。
黑髮的男子嫌刺眼般瞇起了眸,退後兩步。
明明就不了解自己那種痛徹心扉的難受,為什麼輕易地說不重要?
那種痛並不會因為用盡全力放聲哭泣而減輕半分,那是最親、最愛的人的分離。
他沒忘過他。一直記得。
從愛到恨,從恨到愛,從有記憶、甚至沒記憶以來就一直陪在他身邊的男人。
為了他放棄一切,就怕他被欺負、怕他受傷。
所以他不會握住除了那充滿柔情的男人之外的手。
就算另一個等待他的人手不曾縮回也一樣。


◇執◇
「為什麼?你到底為什麼對我那麼執著?」
他討厭這樣,都已經有個最強的男人為他而死了,現在居然還有人說要背負他的憎恨一起死?
他才不會死。開玩笑。他還要贖罪。
他哥哥為了他強迫自己用藥物活了多久,他就再活多久。
他會把那些疼痛補齊。
也許只有如此,未來他才好意思去見他。
見那個,愛他愛得無可救藥的男人。


   ─全篇完─


後‧記‧
(非正版)
在你說你比他更把佐助當兄弟看待的時候,他就笑了。
不是笑你不知道他究竟為了佐助付出多少,而是因為他看見了你眼中對佐助的真誠所以微笑。
他還算頗了解佐助,所以能稍稍預見未來。
和你談完之後,他很放心也很高興地走了,他所愛的那個傻弟弟還有那麼多人守護。
所以,請你不要辜負他啊,不要辜負他。
他已經將他用一生去珍惜的寶貝,託付給你了。
吶,鳴人。
他已經把他最最最重要的佐助,託付給你了。

(正版)
可是我不甘心啊啊啊啊──!(咦什麼文學氣質整個沒了?
鼬佐一直活在我的心中啊,在鼬死後一直逃避著火影的我回來了(苦笑)
我會代替鼬為他看到最後的,我會為了他、為了佐助看到最後。

創作者介紹

├跳馬行雲┤

啼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月城夜琉
  • 我還沒看完,有空我會上來看一下(笑
    還有,把驗證碼關了吧!那挺麻煩的...
  • 謝謝你唷:)
    嗯好我去關了他:)

    啼啼 於 2012/11/21 23:28 回覆

  • 月城夜琉
  • 真是一篇大好的文啊!
    微腐的我還可接受呢!
    火影果然大好啊!
    驗證碼還是沒關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算是滿腐的XDDDD
    但這篇可以單純用兄弟去看喔(屁啦)
    鼬佐已經被我愛了五年了QQQQ
    SORRY那天太趕現在真的關了啦XDD

    啼啼 於 2012/11/24 07: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