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靜臨

◎有奇怪的(?)暗示

◎很短

 

  「小靜你看你,弄痛牠了。」

  平和島靜雄正對著從自己懷中逃脫的黑貓的背影發愣,身後就響起讓人惱怒的聲音,更過份的是那個人並沒有點到為止的觀念,就這麼又補了一句:「真是可憐。」

  乍聽之下還真不知道他同情的是貓還是靜雄。

  反正這也無所謂,他語句方落以垃圾桶為導彈起頭的大量雜物便霹靂啪啦地往折原臨也的方向砸。

  「惱羞成怒啦?你這怪物竟然想變成普通人,不管幾次我都想笑呢。」他輕盈地轉了個圈閃開郵筒,繼續活動他的三寸不爛讓語言的利刃刺向靜雄。他擅長使的刀可不只是手上拿的,眾所皆知。

  「你才是想變成怪物的人類。」他蹬腳躍起,借力扯下上方掛著的招牌毫無遲疑地砸過去,也許已經是一種默契了,明知一者永遠不會被擊中而另一者也永遠不會放棄追逐仍沒有人退出這場你追我跑的遊戲。

  有時候平和島靜雄冷靜時也會思考這樣到底有何意義,然而思考一向帶給他的腦很大的負擔 —新羅是這麼說的—所以總在他一聲煩死了之後就打住。現實就是他們樂此不疲,觀光客都慕名而來了。

  「呀小靜竟然變聰明了。嘖嘖。還會頂嘴?好——可怕喔。」

  利用自身衣物的遮蔽折原臨也在暗夜中繞到平和島靜雄後方,隨手就是一個突刺。

  「......新羅到底給你吃了什麼藥?」

  一樣五公釐。為什麼明明長腦袋了肌肉卻沒有退化呢?

  平和島靜雄沒回答,可以說懶得跟折原臨也廢話。和這個男人鬥嘴即使不聰明如他也會知道這是笨蛋的行為。

  一把反扣住他的手腕平和島靜雄將他狠狠拖入暗巷,池袋這個地方哪裡人多哪裡人少說他們不知道簡直就是笑話。

  「好痛啦小靜、就是這樣貓咪才會跑掉的。」

  「什麼貓?」將折原臨也壓上牆他湊近他白皙的臉,氣息在彼此的吐息之間流動:「不過就是隻跳蚤。」

  ——令人發癢。

 

 

            ─END─

 

後記:夜晚突發,結局有點ㄜ髒請無視作者^q^

還是想說我是很喜歡靜臨的,小說也一路看到第七集...(已經第十集了好嗎

因為第五集臨也嫁殺人禍給小靜我就^q^..(生氣了

用電視接電腦看動畫的時候,一度想拿拖鞋打臨也的臉(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跳馬行雲┤

啼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