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一下
希望可以回文但不要批評角色、 或無意義留言w 想打屁留言板歡迎你www

◎佐助生日賀小短篇

◎CP取向兄弟、鳴佐、佐香啊總之佐助中心

 

1.

  他竟然在自家玄關摔了一跤。蠢斃了。

  扶著後腦半撐起身子,佐助抬眼正好望向門口。映入眼中的畫面讓他一時忘了動作。

  在他站著也只有這麼高的時候,每天就花一整個下午傻傻地待在這裡,等哥哥回家。

  原本已經忘記的。

  他忽然不想站起身來了,索性就這麼瞪著那扇門。

  只是,還有誰會來將它拉開呢?

 

 

2.

  他的確對長髮有一種迷戀。

  母親的背影也好,哥哥的背影也好,他常看著他們梳理頭髮的樣子發愣。

  「……?」感覺自己披散在背上的髮被撩起捆成一束,香燐有些吃驚地轉頭:「佐助?……你覺得長髮麻煩的話,為你剪掉也是可以的哦?」雖然本姑娘留得辛苦。

  「不了。」他看著自己的手順過香燐的髮尾,輕輕地回答:「沒什麼不好。」

 

 

3.

  「我也要!我也要!」他拉著鼬的褲管,伸手指向前方的富嶽。他們的父親正一面走一面梳弄著母親那頭烏黑的秀髮──

  ……

  一陣子之後,鼬才喘著氣開口:「佐助,哥哥這樣蹲著走路很辛苦,佐助努力長高,哥哥再把頭髮留長好不好?」然而佐助仍在東張西望。

  「哥哥,大家都在看我們耶。」

  「是啊……所以佐助,把手放開讓哥哥站起來好不好?」

  怎麼辦,我是哥哥啊,不能哭……

  一向表現出色的鼬,小小年紀就學會為佐助捨棄尊嚴。

 

 

4.

  「你總是撒謊,哥哥。」嘟起嘴,佐助揉揉自己發紅的額頭這麼說。

  鼬笑了,有些無奈。如果可以,他也不想。
  確實,謊他已經說得太多,包含予以族人的木葉情報。
  但就因為如此,他不常說他愛佐助。

  如果他的一生註定要在謊言裡度過,那麼他不對佐助說愛。
  因為若他說出口的大多成謊言,那只有這件事是他心中
  最美的真實。

5.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他歇斯底里地朝那金髮的男孩大喊。
  「我是不懂,但那已經過去了。」他衝著佐助一笑,笑得燦爛。
  黑髮的男子嫌刺眼般瞇起了眸,退後兩步。
  明明就不了解自己那種痛徹心扉的難受,為什麼能輕易地說過去了?
  那種痛並不會因為用盡全力放聲哭泣而減輕半分,那是最親、最愛的人的分離。
  他沒忘過他。一直記得。
  從愛到恨,從恨到愛,從有記憶、甚至沒記憶以來就一直陪在他身邊的男人,為了他放棄一切,就怕他被欺負、怕他受傷。
  所以他不會握住除了那充滿柔情的男人之外的手。
  就算另一個等待他的人手不曾縮回也一樣。

 

 

6.

  「謝謝妳,小櫻。」

  「佐助,我、我是想……」想聽到的並不只是謝謝啊:「我這三年也一直對你……」

  「妳錯了。」他淡淡地回應,語氣很輕。這三年他犯下的錯他是知道的,現在的他已經足夠清醒。而這三年仍陪伴在他身邊、以自己為中心無條件付出且注視著他的,是鷹。

  他終於看向小櫻,淺淺的笑意裡有著堅決:

  「妳喜歡的,只是十三歲的我的幻影。」

 

 

7.

  「才沒有呢!我只是看在佐助放我出來的份上,順便去收集大刀而已。」

  可是其實佐助的路跟收集大刀沒有什麼實際關聯。

  「我、我也沒有喜歡佐助那傢伙啊,他往本姑娘心窩上插了一刀現在還疼呢!」

  可是其實她最近開始學習做番茄料理。

  「只是因為他是君麻呂的遺物。」

  可是其實君麻呂一心一意付出的是大蛇丸啊……?

  「……是噢。」漩渦鳴人,隨口開了個話題卻不知道怎麼接話。

 

8.

  他留下了佐助枕頭底下的一本全家的相冊、衣櫃裡藏了為數驚人的錢、洗澡間的大木桶裝了他曾經答應做給佐助的特製小釣竿、地窖中放著能拿去和貓婆交換武器的木天蓼酒。

  還有數不清的回憶、濃濃的悔恨,模糊的笑臉或額頭因疼痛而微微發熱的餘溫,最後是深不見底的愛。

  他為佐助留下那麼多,可是啊。

  怎麼就不為他留下自己呢?

 

9.

  好重。伏在床上的宇智波鼬艱難地轉頭,看看是什麼讓他醒來。

  小小的佐助大字形趴在他背上,口水流了一片。鼬的雙手在空中揮舞了一陣,判斷出自己沒法在翻身時不讓佐助摔下來或吵醒他,放棄地將手放下了。

  沒多久佐助睜開黑白分明的圓眼睛,咂了咂嘴,翻了個身。

  找不到比這裡更好睡的地方了呢。

  宇智波鼬,小小年紀就明白什麼叫做腰酸背痛。

 

 

10.

  「我討厭甜食!」他大吵著拒絕母親遞上來的蛋糕,嘟著嘴將頭扭向一邊,軟嫩的一聲"哼"從他的鼻腔高貴地發出了。

  小祖宗鬧脾氣呢。父親擰起眉毛,似乎要開口喝斥。

  鼬微笑地接過蛋糕,說:「哥哥喜歡,那就哥哥吃吧。」而後他舀了一匙放進嘴裡,眉毛卻悄悄地皺在一塊。

  很久以後佐助回想起來才發現,鼬喜歡甜食的理由,是因為自己不喜歡吃。

  "哥哥喜歡,那就給哥哥吃吧。"

  又是一個那樣狀似平淡的謊言,卻讓如今的佐助哭了很久很久。

 

 

11.

  「佐助,小時候只要爸爸在家,都是他搶著抱你的哦。雖然他要求很高,不過他很愛你。」鼬微笑著說起,看佐助泛紅的眼眶又道:「母親比較會表達感情,所以她的愛你知道吧。宇智波族最寵愛的就是你了,記得你每次出去回來都會得到很多的糖果。他們都很愛你。」

  佐助點點頭,望著鼬或者說,望著漂浮的虛空:

  「你呢。」

  他卻只是給佐助一個化開的微笑,自顧自地消散了。

 

 

12.

  「香燐,我是站在妳這邊的哦?」他掏出一朵玫瑰鮮紅欲滴,遇見其他男人都不敢直視的那女人卻總是獨獨對佐助不屑地笑,而後一把將玫瑰推回。

  「像你這麼輕浮的樣子我是不會苟同的。」她忽然勾著佐助的家徽項鍊湊近佐助的臉,把一向主動的佐助給嚇了一跳:「休想把我和其他女孩子混為一談喔?」

  「哦~是嗎?」佐助挑起她的下巴,氣息在雙方鼻間交錯:

  「那麼妳站在我這邊吧。」

 

 

13.

  難得的機會。佐助和鳴人並肩走在回到過去的路上,途中鳴人嘰嘰喳喳,搭著佐助的肩膀笑著。他們可以重新當朋友,他可以在那時就更加認識佐助,避免這個他們曾經歷過的將來。

  「佐助?」鳴人在兩個便當的回憶停下來,佐助撥掉了他的手。

  他難得地對著鳴人微微一笑,轉頭看著遙遠的前方。那裡似乎有一個男孩招呼他的聲音,還有男人略帶嚴厲的低喝和女人溫柔的耳語。

  「抱歉,我還要再往前走一點。」

 

 

14.

  「妳就不想想,如果佐助喜歡上別的女生怎麼辦啊?比如那個小櫻啊……」水月擋住香燐對著佐助的癡癡凝望,略帶嘲諷地這麼問。

  香燐一如既往地揍了他一拳,隨口答道:

  「你擋到老娘的視線了,滾一邊去。還有他喜歡誰關我喜歡他屁事啊,一點關係也沒有。」完全沒發現自己難得地在水月面前不小心說出了真心話,香燐說完又自顧自地流口水去了。

  

 

15.

  「幹嘛非得跟你一起去。」佐助看著鳴人略帶不滿地說,人還是被拖著進了澡堂。

  「培養感情嘛我說!」然而他另有所圖,特意把某個曾經狠狠羞辱他男人尊嚴的那個男人也約來了。

  他們三人面對面沉默了半晌,鳴人才憤怒地吼道:

  「祭,你已經看到了吧?倒是說點什麼啊!」

  「這個……」祭的手圈住了下巴,講話直接的他不擅說謊:「實在很完美,沒什麼好吐槽的。」

  佐助莫名其妙地看了深受打擊的鳴人一眼,自顧自地去洗澡了。

 

 

16.

  「鼬不希望你這樣的。」鳴人平靜地說,試圖用那名字喚回佐助的注意。

  「那麼你說,他希望我怎樣?」冷淡地回應了鳴人,佐助將留至腰際的長髮束起,事不關己地將指甲塗黑:「說話呀,鳴人。」

  鳴人看著他戴上畫有背叛記號的護額、披上曉袍,不再言語。佐助再次抬頭,已經是和鼬幾乎相同的模樣:

  「你厲害的話,讓他過來,親口對我說,我扮得一點也不像。」

 

 

 

17.

  「佐助。」鼬疲倦的臉上帶點無奈,他摸了摸來者的頭:「你不能常常跑過來呀,要學會一個人睡。」

  年幼的佐助委屈地噘著嘴,跩著哥哥的衣角不說話。

  「不然哥哥教你一個小秘訣好不好?」鼬故作神祕地湊近他:「只要在心裡想著很重要的人,就不會做惡夢了喔。」

  這個秘訣很有效,到佐助八歲為止。

 

18.

  或許到了很久以後。

  「香燐,如果妳喜歡的是我的臉,那麼它現在應該已經失去價值了。」佐助看著自己手上的斑點,忍不住為自己竟然可以活得這麼久感到好笑。不如說最讓人感到驚訝的,就是他居然不是孤身一人吧。

  「我老人癡呆了聽不懂。」給佐助倒了杯水,香燐又說:「你見過比你更帥的老男人嗎?」

 

19.(迅雷傳)

  「輝南,你破解了我的幻術呢。」

  「佐助先生,我一句話也沒有想要對你說。」男孩留著眼淚:「失去哥哥的那種痛苦,你應該要了解才對。」

  「抱歉。」佐助沒有反擊的打算,看著男孩帶著殺氣逼近他:「但是我也不得不明白,有時候當哥哥的,只想要弟弟無知而快樂。」

 

20.

  「你曾說復仇會蒙蔽雙眼,而我都自願閉上眼睛那麼久了,為什麼總有人吵著要我睜開?」多年後佐助能帶著淺淺地笑意這樣叫喚:「你說呢?卡卡西。」

  「這個嘛……」而他還是一貫地懶洋洋,沒有自覺自己是木葉佐助第一個仰慕的人。卡卡西從親熱天堂後探出一隻眼睛,微微瞇起讓人知道他在笑:

  「大概是因為……你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吧。」

 

21.

  香燐衝上前想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佐助手中拿著她的私藏,不知道下一秒會不會就將它毀掉。

  「這是什麼時候的照片?」佐助不記得他拍過這張。

  「……我自己做的。」嗚嗚那個也是花了她一番心血求手下留情啊。

  然而佐助只是沉思了一會,轉頭凝視香燐,語氣裡帶著小小的彆扭。

  

  「妳記得我哥長什麼樣子嗎?」

 

22.

  「這下終於有機會把你們放在一起好好比對一下了。」小櫻邊說邊打量著佐助和祭,末了用手肘撞了鳴人一下:「如何?」

  「是很像……」鳴人扁著嘴跟著把他們徹頭徹尾地看了一遍:「可是佐助,我才發現你站在祭身邊略矮啊。」

  「吵死了矮我兩公分的吊車尾的,我還會長高!」

  「你會長我就不會長啊!臭佐助!」

  看來是互相戳中了什麼痛處。

 

23.

  「一樂拉麵有很多口味啊,為什麼佐助只吃味噌的啊?」某天香燐低聲詢問小櫻,小櫻仰望著天空,腦海中深深地勾起從前。香燐聚精會神地看著她,而後小櫻感慨萬千地說了句:

  「偶爾會想嘗嘗初戀的酸甜滋味吧。」

 

24.

  「什麼~~?!你們沒人知道和佐助親到嘴是一場意外嗎?」鳴人抱頭痛苦地喊:「我不是那種人啊,不是歧視什麼的,可用在自己身上很噁心呀!佐井和卡卡西老師明明知道我不喜歡的吧!」

  「有什麼辦法,知道真相的就只有撞到你的龍套吧。」佐助撇頭哼了一聲,而被點名的佐井微微一笑:「我以為鳴人只是排斥佐助以外的人呢。」

  「氣死我了!佐助你倒是幫幫我啊!」

  「沒必要。」你還不知道我為這件事在心裡揣度幾個晚上呢。

 

來源:兵之書。
粉絲詢問佐助:「跟鳴人接吻是什麼樣的味道?真的是有如檸檬的味道嗎?」
佐助:「嗯~好像是有如味噌的味道…你居然記得這種事!我跟鳴人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啊?他居然對我做那種事情!

一直不忍吐槽粉絲是在哪看來檸檬味這說詞ww話說居然親得出味噌味啊 以及至今佐助都還不知道真相這點實在太可愛了,還是認為當年鳴人是故意的嗎?

 

25.

  「我救過香燐?」佐助抬抬眉毛,狐疑地看著水月。

  他連忙擺出禁聲的手勢:「噓,她打死都不讓我對你提起的。」

  「說什麼啊?鬼鬼祟祟的。」香燐一屁股坐到他們中間,意外地被佐助盯得發毛:「幹嘛?」再盯小心我把持不住喔。不過她沒說。

  佐助只是淺淺地笑了下,反倒把香燐嚇得張口結舌。

  沒必要說是因為無論佐助記不記得,都不影響香燐跟隨他的決定吧。

26.

  「水月,你不是已經得到鬼鮫的刀了嗎?」

  「你的運那麼旺,說不定可以遇到別的刀呢!」

  「……重吾,那你看出我是什麼樣的忍者了嗎?」

  「好像看出了一點點,還不完全。」

  「……香燐。」

  「幹嘛反正老娘閒著也是閒著跟著你不行啊!」

  宇智波佐助,將人帶走後沒有將人放生的選擇權。

 

27.

  看香燐在佐助面前一派彆扭,大蛇丸揚了揚眉:「佐助不會因為妳被別人咬過就嫌棄妳啊。」

  「什、你幹嘛在佐助面前說出來啊!我才沒有擔心……」

  「香燐。」佐助半無奈半不耐地捲起她的袖子,按著整齊的某一圈痕跡:

  「沒事,我的牙印還在。」

 

28.

  像佐助這樣被設定為艷的人是很容易被盯上的,為此他煩不勝煩不堪其擾。

  而這個人打一開始就在他身邊轉來轉去:「欸佐助幹嘛不理我啊我說!你年幾天不是說被女孩子跟蹤很煩嗎?我昨天替你和她們說你對女孩子沒有興趣了。」

  「……千鳥!」

  「為什麼啊我不是幫了你嗎佐助你真是忘恩負義……」

  他才想問最近跟著他的為什麼都變成男孩子了。

  

29.

  門被拉開了,因為逆光佐助抬起頭也只能模糊地看見重吾略帶疑惑的臉,瞬間感到有些羞。不過重吾只是輕輕問了句:「你摔倒了?」而後彎下腰似乎想將佐助拉起。佐助抬手阻止他,答道:

  「……沒事,我想再待一會。」

  「是嗎?」沒有過問,重吾轉身將門帶上,默默地在佐助旁邊坐下了。

 

30.

  陽光又忽然灑在佐助和重吾身上。

  「一聲不吭地去哪啊!讓老娘我一陣好找。」明明有感知能力想來也不會多麻煩,她還是嚷嚷著甩上門坐到佐助另一邊的空位去:「重吾找到了也不說一聲。」

  「我說了,是妳和水月一直吵架沒聽見。」

  「哼!」香燐撇過頭,手卻利用死角悄悄地攢住佐助的衣袖,換來佐助無奈地看她一眼。

 

 

31.

  「妳這女人又告訴我錯的方向!」水月一開門就氣沖沖地低吼。香燐扭過頭表示不屑,拉著佐助的手不動聲色地收回,難得沒有回嘴,害得水月也沒能發作,轉頭看向另外兩人:

  「不過你們這是在幹嘛?啊啊,我也好累。」說完他拉上門,硬是在重吾和佐助之間狹小的縫隙塞下自己的屁股,而後他們貼在一塊兒沉默了一陣子。

 

  「……好擠。」

 

 

32.

  碰!

  「佐助你回來了怎麼也不告知一下啊我說!」鳴人風風火火地衝了進來,慶幸他還有意識到門的存在進而將它好好地打開再闔上:「……你們在幹嘛?」

  「我們……」水月和重吾對看了一眼:「我們……」

  面面相覷了一陣香燐才說:「我們……我們沒幹嘛!怎麼,坐這裡礙著你了啊!」

  佐助嘆口氣站起身:「夠了,都進屋裡去。」

 

33.

  一群人坐在客廳還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個……」外頭的門又被拉開一小個縫,小櫻探過頭來:「佐助,我可以進去嗎?」

  「小櫻你真是的,幹嘛那麼客氣啊!」某個擅自作主的男人很高興的將人請了進來,佐助對鳴人此舉倒也沒有什麼表示。

  不過這到底是什麼狀況來著。

  小櫻在自己旁邊雀躍地坐下,不真實感濃重的讓佐助頭疼。

 

34.

  「禿額頭!妳又想獨佔佐助!」唰地一聲衝上前將小櫻推開,挨著佐助歡喜地坐下。

  「唉唉,真是麻煩死了。」扭著脖子走進來了。

  「有吃的嗎?」一副沒睜開眼的樣子。

  「這裡好青春啊!」常常狀況外。

  「我也算七班的一員吧?」悲劇氣息的角色。

  「說到七班,老師我才是常被忽視呢。」小黃書。

 

 

 

 

 

 

35.

  「你們……把這裡當成什麼了!」

  「啊?這裡是觀光區啊我說,屬於木葉一陣子了。」

  「誰允許那種事了!」

  「宇智波家長男。」

  「……」

  而後不知不覺同期成員竟然到齊了。

 

36.

  最後還是把木葉的人都給趕了出去,佐助有些說不上的不耐煩。一個個看他在自家沒動手就當他野心都沒了是不是?

  門又開了。佐助差點就要失控的跺腳──當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卻沒有人。

  只有風輕輕地掀起他的瀏海,有什麼在他的額頭輕點了一下。他像是忽然懂了什麼其實又不是很懂。

  「……歡迎回來。」

 

37.

  「佐助好不給面子啊,這麼把我們也轟出去。」香燐抱怨著踢了門口的小石子,水月聳聳肩也不表示什麼。重吾靜靜地回道:「佐助有佐助的想法吧。」

  「真搞不懂他。」又嘟囔一句,香燐轉過頭。

  「那就不要喜歡啊妳。」水月又開始發酸。

  「誰、誰喜歡啊!」

  不過說起來那種事怎麼可能。喜歡可不是隨便就能改變的。

 

38.

  宇智波佐助其實就是個跟自己過不去的人,說實在要是他不要把鼬死攢在心頭上,他大可溫順地回歸木葉,走一段他哥哥希望的順遂的人生。

  不過他就是跟自己過不去。

  「佐助。」彷彿可以聽見他的聲音有多無奈。

  不過他就是沒辦法。

  於是今天也依舊懷著痛楚擺出堅強。

 

39.

  年幼的佐助看著配菜的納豆沉思,美琴看著小兒子的模樣都忍不住彎起嘴角。

  「媽媽,納豆被吃掉不是很可憐嗎?」

  「……佐助,不喜歡也不可以這個樣子喔。」沒有忍住笑了一聲,美琴拿走佐助面前盛著納豆的小碟子:「番茄就不可憐啊?」

 

40.

  「……你們還在?」佐助難得有些無奈,香燐水月眼神吵得正激烈而後轉過頭來看他;重吾耳根清靜就沒插手了;鳴人同小櫻發呆,看似熱鬧但很安靜。

  說「我們是夥伴啊」鷹會彆扭,說「我們是朋友啊」也不能解釋為何七班待著,所以沒人說話。

  終於佐助揚起淺淺的笑意。

  有時回首就能發現,愛他的人未曾遠去。

創作者介紹

├跳馬行雲┤

啼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寫得好。佐助的酸甜苦辣都在這裡表現出來了。發現看完後越來越愛他~
  • XD謝謝,超愛佐助的QQ

    啼啼 於 2014/05/22 13: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