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在幹嘛(x

  「老闆娘,打來說是找葉修的。」網吧小妹爆手速暫停了她螢幕上的韓劇,並朝陳果招了招手。陳果從電腦前無奈地起身去接電話。是該給那貨一支手機了,弄得她一個老闆娘像是跑腿的成何體統。接起電話她才想起葉修今兒個在上林苑的住處呢,人根本也不在網吧。

  「喂喂?請問哪裡找?」顧忌著對方也許是葉修的朋友或戰隊或聯盟之類、一個比一個更高攀不起的單位,陳果軟聲軟氣地問道。要讓葉修聽到這語氣,估計嘴一張嚇得菸都要掉了……那邊卻一點也不領情,冷硬且單刀直入地問了句葉修呢,然後就沒下文。

  「他現在人不在,不然您先留下您的資料好了。」陳果打了個手勢示意網吧小妹把紙筆遞上來,對方卻是沉默了會,嘆了口氣,告訴陳果一串電話號碼,也不等陳果再次確認就這麼掛了。

  真沒禮貌。陳果忿忿地想著,往上林苑那區去了。

 

  「誰啊這是?」進門之後見訓練氣氛不大嚴肅,自己要找的當事人葉修更是在用低於兩百的手速百般無聊地操作的樣子,陳果的大嗓門很快便引來訓練室裡眾人的關注。只見她一張紙條按在葉修面前,後者看見上頭的號碼之後先是一愣,再之後便平淡地將紙條還給了陳果,竟一言不發轉頭打算再度沉溺到榮耀的世界裡去。

  陳果低頭對著自己的字跡發了好一會兒呆,才罵了起來:「葉修你無視老娘呢!這人是誰?你還打不打回去了?」

  蘇沐橙探過頭來看了紙條上的數字一眼,笑了笑又坐了回去,讓人又是好一番好奇。

  「唉老葉我說你這就不對了,該不會是對哪個妹子有虧欠吧?雖然老夫橫看豎看你都沒有這個緣,但是要真有難得一次的狗屎運也不要放棄啊。」魏琛走過去搭住葉修的肩膀,順勢摘下他的耳機。今晚大家也就各自打打怪而已,魏琛都閒得發慌了。

  葉修毫不掩飾地翻了個白眼:「哥有你那麼心術不正嗎?就一個號碼你指望我知道對方是誰?我的神通廣大好好地運用在榮耀裡,沒你那亂七八糟的閒情逸致。」

  「你不知道對方是誰?」方銳挑了挑眉,嘴裡說的是問句呢,但整個人完全沒有相信葉修的打算。

  葉修這一瞅整間人都直盯著自己看,這遊戲一時半刻是打不下去了,只好懶洋洋地伸了手:「誰的手機借我用一下。」

  喬一帆畢恭畢敬地把自己的手機遞了上去,就見葉修連看都沒看按了幾個數字,讓陳果傻在一旁。這號碼不是還在自己手上嗎?

  「喂?喂喂?我葉修啊,你哪位?」眾人豎起耳朵想聽個八卦,就恨葉修不乾脆一點開個擴音。葉修微微調整了下姿勢,沉默一會像在聆聽,停滯的時間有點太長……然後他忽然笑了:「開玩笑的,老韓,別不說話啊。」

  靠!!!老韓是哪個老韓?該不會是那個老韓吧?!

  方銳和魏琛都不淡定了,交換的那一個視線霹靂啦啦地傳遞著大量的訊息。尼馬,這兩個人什麼時候有過這樣聯絡了?不如說,誰和葉修會這樣講電話的?再說明明葉修是一個沒有手機的人,那號碼卻撥地叫一個流利啊!

  包子和莫凡等人倒是淡定,估計就算直接把韓文清拉出來丟在他們面前他們也沒啥太激烈的反應。……好吧包子出乎意料的反應倒是滿值得期待一下的。

  就聽葉修又一句「幹嘛特地打來?寂寞了想聽我的聲音呢這是,不能Q上聊嗎?」

  他居然還調戲韓文清!前霸圖粉安文逸在一旁小手都冰涼了,葉修的嘴卻還是沒停:

  「戰隊都沒安排?放棄了也不要這麼頹廢啊。不然這樣好了,興欣給你留個位置,我們老闆娘很好,房間也還夠,怎麼樣?不要考慮了直接打包過來吧?」

  眾人無語問蒼天,只見葉修一臉遺憾地將手機放下,還給了喬一帆。

  「這就掛了,真不領情啊。」說罷他抬頭掃了眾人一眼,笑了下:「看什麼看什麼,打遊戲去啊。」

  「所以他到底找你幹嘛?」陳果不依。

  「讓我上Q唄。」葉修聳肩,轉頭又跟榮耀培養感情去了。

 

  沒啥人將這事放在心上,頂多就是陳果多留了個心眼。從葉修那裡問不出來的,通常問蘇沐橙也能略知一二。但這次蘇沐橙卻只是苦笑,說我真的不知道呀。

  騙人,即使面對的是心目中的女神兼好友,陳果還是一不留神脫口而出。他倆啥時好上的呢!

  蘇沐橙倒也不介意,又笑笑說他們沒有不好過啊。

  陳果想想也是。死對頭──這也是他們嘉世和霸圖粉絲一廂情願的安上去的。戰場上他們的確是宿敵,但從沒人說這兩人私交甚惡吧?還沒從思緒中回過神來,就忽然聽葉修說,老闆娘,明天晚上和後天可能得請個假啊。

  請假?陳果還沒聽過葉修提出這種要求。可之前自己堅持要放這人假這人還死活都要趴在電腦前呢,現在忽然說要請假了?

  「你要出門?!」

  「應該吧。」葉修淡定地抽了一根菸,咬在嘴裡回答,發音得很清楚意思卻很含糊。

  「可能、應該,你已經給我兩個不確定的詞了。」不只是那隻菸還是抽菸的人,陳果都想衝上去狠狠掐死。

  「行麼?」

  「行行行,不管你了,愛滾哪去滾哪去,別不回來害了戰隊就行。」

  眾人說老闆娘你這前後文矛盾著呢,老闆娘已經又風風火火地要回網吧去了。

 

 

  隔天一早就響起清脆的敲門聲。魏琛嘴裡一邊說著唉唷老夫一把老骨頭了葉修你去開門,一邊趴在床上揉著腰煞有其事。葉修懶得吐嘈他,二話不說展現他年輕人的風度──嗯也沒有年輕多少──翻身下床拉開了門。

  蘇沐橙笑盈盈地站在門外,偏頭像在問可以進去嗎。葉修皺了皺眉,他是無所謂,轉頭看了一下魏琛,就見他已經端正好自己的坐姿,對自己剛才的裝模作樣一點也不帶害臊的。

  「幫你收拾行李?」

  「才一天一夜收什麼行李……」看魏琛是不會介意了,葉修側身讓蘇沐橙進房,語氣帶著深深的無奈。讓她收拾行李這點算是他們之間的小共識,蘇沐橙不會妥協。很久以前他和蘇沐秋每每要去遠一點的地區比賽,行李就都是蘇沐橙在收的。她從來不會吵著他們自己也要去,也不會哭著要他們留下來──儘管她心裡多想。

  蘇沐橙對魏琛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拎著小背包就開了葉修的衣櫃。按魏琛的說法──尼馬這還是葉修的衣櫃麼,只怕蘇沐橙都比葉修還熟?一個女人家恬靜地坐在男人的床上摺他的內褲是要鬧哪樣,魏琛難得沒有丟出垃圾話,那眼淚不掉下來就行了。

  不過對兩個當事人而言這卻不是什麼大事,早些時候葉修會尷尬,但蘇沐橙卻還是很堅持。家人吧,家人就是這樣了,有什麼好不能見人的。

  「你和韓文清約在哪兒?」整理好背包之後蘇沐橙踮了踮,對重量煞是滿意。她總會最大限度地讓葉修能帶輕一點,儘管葉修的東西從來就不多。

  「他那個性子誰知道呢。」葉修也是會有拿不準這個人的時候。

  接到答案的蘇沐橙笑了起來,說你還記不記得以前在網遊裡和韓文清打得兇了,大家約出來的事兒。葉修說那能忘嗎,那時老韓都還是小韓呢,一見著我就把我拉走,蘇沐秋差點都報警了。魏琛聽到八卦有點忍不住,插了一句那那時老韓到底幹啥呢。葉修回之前跟韓文清打賭要是他搶Boss搶輸了就請哥一杯飲料,人是拉著他去選綠茶還是紅茶呢。

  「不聊了不聊了,訓練訓練,目標冠軍呢老魏你是要聽那些破事還是要拿冠軍?」

  魏琛一臉鄙視,高傲冷豔地刷牙洗臉去了。

 

  夜晚很快地就到來了,多數人開始坐立不安。畢竟葉修這人實在太給神秘感,就算他們朝夕相處,這個人城府到底多深他們也看不出幾分。最沉不住氣的還是要屬這裡的老闆娘,果然沒做多少堅持陳果就開口。

  「葉修你和人家今晚約幾點。」

  「嗯……」葉修低下頭來狀似沉思,那模樣像在鑽研人生哲學,然後他抬頭天真無邪地說了句:「沒約時間呢,等消息吧,不是說了『可能』請假嘛。」差點把陳果氣得吐血。

  葉修瞄了竊竊私語的唐柔和蘇沐橙一眼,又說:「生日啥的不用太安排啊,專心面對比賽就好了。」這話說完那兩妹子都還沒有什麼反應呢,端水的喬一帆水這就翻了。

  「啊、抱、抱歉,我馬上處理……」語畢一溜煙地就去找拖把了。魏琛在後面連連搖頭,年輕小夥子就是這樣,太誠實了啊,瞧瞧方銳還在那跟葉修周旋,說著太自戀了誰會浪費那個心思在給你過生日來著。

  「什麼?老大生日?那老大你是雙子座的?這必須慶祝啊!」眾人還沒搞懂包子這是要慶祝生日還是慶祝雙子座呢,悠揚的音樂便響了起來,陳果低頭一摸出手機,接受了通話,還很良心地開了擴音。

  「老闆娘,有人找葉……」

  「你讓他直接打我的手機來吧,號碼給他。」

  「可他人就在門口……」            

  ……

  方銳大笑起來,說你們聽聽那網吧小妹聲音嚇得那叫一個顫抖。

 

  葉修倒是不拖泥帶水,遊戲一關颯爽地起身,一臉壯士斷腕:「我走了。」一瞬間彷彿響起浩蕩的征戰歌曲,馬蹄聲噠噠,黃沙滾滾……我呸。

  「屁股洗乾淨點啊老葉。」
  陳果吐,差點沒把魏琛的舌頭直接拔了,在場還有沐橙和唐柔呢!

  就聽葉修轉頭冷靜地回答:「誰的屁股還不知道。」

 

 

  「老韓,好巧啊。話說你就這樣墨鏡也不戴個……」葉修無奈,雖然這裡是不會有太多霸圖的激進粉絲衝上去要簽名,興欣的激進粉絲倒還是有的啊,幸好現在大家都在忙,韓文清站離門口也有一段距離。現在的粉絲素質該提高了吧,見到了應當也很理智,至少不會有人亂丟寶特瓶。

  對葉修那句「好巧啊」不予置評,韓文清抬了抬眉毛,開口要說話卻聽到一聲淒厲的尖叫,要多撕心裂肺就多撕心裂肺,聽的人心一揪,然後……
  然後大波粉絲朝葉修的方向奔來。

  「啊啊啊是葉修大神!!!!!」
  「大神我知道你明天生日啊生日快樂大神!!!」
  「葉修我愛你你嫁給我吧!!」
  「我願意給你生孩子!」


  好恐怖!是的就連葉修都忘記自己已經是個拋頭露面的人了,不說韓文清沒戴墨鏡,至少生人勿近的技能點有好好加滿,葉修就一張平易近人的臉,這下是假也假不掉。

  韓文清忽然很想念霸圖,那裏真的是少有垃圾話的地方,要告白向來也是直來直往,罵人最難聽也就那句幹死他──而且就韓文清個人而言覺得還滿中聽的。在興欣,自己倒好,沒被多少人認出來,不過那些看到葉修的……嗯……女性們?怎麼回事,不說唐柔、蘇沐橙也夠嗆,不說蘇沐橙、那老闆娘也是母老虎一只,不說那興欣三美女,就這些粉絲目露凶光,虎視眈眈,生機勃勃,就是霸氣測漏的韓文清,多少也是有點害怕。

  葉修也是心情有點複雜的,剛才還在心底為自家粉絲的素質擅自驕傲呢,沒丟寶特瓶又怎麼了,人一句話比一疊寶特瓶的威力還要大。

  「老韓,」葉修當機立斷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臉認真:「跑吧。」而後自己一轉身便衝刺起來,韓文清反應了下,才追了上去。

  葉修和這一帶很熟,實話實說是沒幾個巷子,卻被他鑽得眼花撩亂。葉修平日沒在練身體,跑得不快,自然就得靠一些小聰明。韓文清跟得有點暈,冷不防就被葉修拉進了一間屋子裡。

  「逃過一劫,不然不知道得花多久時間。」葉修看著他,還是一臉認真,又補充:「都怪哥太有魅力了。」

  「臥槽葉修你怎麼回來了!」方銳大驚,就他運氣不好,在門口布置唐柔畫的慶生海報呢,打算今晚弄完明天葉修何時回來都可以,倒沒想到人出去……這多久?有沒有半小時?方銳正崩潰,動靜就把樓上的喬一帆給引來,一看到葉修,唉這端給方銳的水又打翻了。

  「小喬你這是何苦呢……」葉修幫著撿起了杯子,放回喬一帆手上。喬一帆也是無奈,心臟不經嚇,還有得練呢。

  「猥瑣方,我帶老韓上樓啦。」
  「帶男人回來還說我猥瑣!」說罷居然還禮貌地朝韓文清打了個招呼,好像他口中的男人跟韓文清八竿子打不著一樣。

  韓文清點點頭,說:「老林讓我向你問好一聲。」

  方銳愣了下,鼻子哼哼兩聲,說有那閒情逸致想著怎麼打敗我們比較差不多,就聽韓文清回我們會的。葉修又說你想得美。

  進了裏頭又是一陣大驚小怪,魏琛那臉鄙視的不能再鄙視,倒過去和老韓勾肩搭背起來了,被葉修罵是吃裡扒外;陳果好氣啊,葉修來了之後任何一個值得慶祝的節日幾乎都不是照她想要的樣子過,差點都把收集成冊的小卡片們給撒了;蘇沐橙無奈地接過葉修地過來的包,聽他說看吧這行裡真是甭整理的,人自己送到門口來了;唐柔禮教良好對韓文清揮了揮手,還在那安慰陳果呢;安文逸索性愣在原地,莫凡冷靜地瞥了他一眼,不動聲色地放下幫忙布置的手;羅輯忙著擦眼鏡呢,多希望自己看錯了,包子這倒滿心歡喜地湊上去了,跟老大報告冰箱裡好大一個蛋糕好想吃。

  葉修笑了笑沒多說,體諒韓文清實在有點尷尬,跟魏琛說了句哎老魏心胸寬大不介意房裡多個人吧,就聽魏琛一句我去我寧願睡沙發。葉修就說晚飯我們晚點吃啊聊聊心事就把人拉上樓房間一進門就關了。

  門一關韓文清二話不說就把人狠狠地吻了個夠,葉修暗叫不好,這氣場難道不是韓文清大大生氣時的氣場嗎,不過葉修這就不明白自己又哪裡惹韓文清生氣了,嗯,但是他也不否認自己常常惹韓文清生氣。

  「老韓做事要講點道理啊,你在生氣?氣我沒問你什麼時候過來?還是我沒去接你?不至於到現在還跟我鬧我沒有手機的彆扭吧?」

  韓文清懶得跟葉修廢話,手爽快地就扒拉起葉修的上衣:「我有訂旅館。」
  「多麻煩啊,過去還要交通費呢。」葉修倒配合,雙手伸直像在說萬歲又像是投降,方便韓文清將那件鬆垮的衣服脫下:「再說你不是來見我的麼,只要有我在哪裡不都一樣?」各位聽聽葉修這說的什麼,自己說自己都不害臊。

  韓文清的臉更黑了,手直接就往葉修的胸前奔去,咬了葉修的嘴唇一下,然後聽見葉修一陣輕笑。

  「說我有魅力呢你還不信,這不是拜倒在哥的短褲底下?」                      

  後來韓文清有沒有拜倒在葉修的短褲底下葉修倒是不清楚,總之他的短褲是掉到床底下去了。



  隔天一早,魏琛在沙發上醒來,想著自己怎麼在沙發就睡了,迷迷糊糊地走到自己門前,發現門鎖了,起床氣一發,用力地拍起門板來。

  「葉修你好大的膽子把老夫鎖在門外!老夫不得好睡你也休想!」不料刷的一聲門被打開了,魏琛的手差點沒拍在韓文清健康的胸膛上。

  「葉修還在睡。」來人面色也不佳,一句話威力震懾四方,門碰一聲又給關上。但就剛才開門的那麼一瞬間,魏琛就醒了,徹底地醒了,必須醒。自己的床很明顯是沒被動過,葉修那張床上趴睡的人光裸著肩胛骨啊,和葉修相處這段時間,他還能不知道葉修沒有裸睡的習慣麼!

 「臥槽老夫的狗眼!葉修你還有沒有人性!韓文清你禽獸啊這是老夫的房間不是旅館啊!」

  門又開了,這次是葉修,下身只套了件褲子,整個人散發著懶洋洋的氣息:「這不是沒用到你的床麼,你別嚷嚷,這裡還有女孩子。」

  魏琛說靠你也知道這裡還有女孩子。欲哭無淚。老夫的房間,整間都爛掉了,大掃除也救不回來,請求精神賠償。葉修給他一根菸,韓文清從後面給葉修披了件外套,然後雙雙刷牙洗臉去了。

  韓文清回去之後眾人問他倆到底什麼關係,葉修說,就他們那點破事,有什麼好提的。魏琛說就那點破事,閃瞎老夫狗眼。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跳馬行雲┤

啼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