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煩。就是肉(?
◎以下正文

http://st9608171234.pixnet.net/blog/post/41179181 此篇番外

 

 

  這次有點不設防啊。

  葉修自嘲地笑笑,攤在那裡放棄抵抗。大概也只有這種時候,身上那人才不會冷漠地罵自己沒出息。相反地,要是自己反抗了,他才會一臉認真地告訴他那是沒意義的。

  是的至少韓文清從來不要求葉修這個廢宅做他真的做不到的事──韓文清重視努力也重視毅力,但是這樣的人也知道讓豬在天上飛是絕無可能,這機率不會比葉修在真人肉搏時贏過韓文清高多少。

 

  這次事件的起因是葉修趁韓文清回老家時,全心全意地沉浸在榮耀新推出的副本裡,不吃不喝整整兩天。會被發現還是因為韓文清回來後注意到廚房裡待洗的碗筷沒被動過,錢包擺放的位置也和自己出門前如出一轍。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青筋在眉角一下一下的彈跳,而後葉修正好又刷新了一次紀錄,好整以暇地拿下耳機,心情正好,轉頭卻對上韓文清「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的臉。

 

  事情推展到今天早上。

 

  「老韓!不是吧你居然還打算繼續藏著我的滑鼠?說好的光明磊落呢?說好的不玩猥瑣呢?菸也不讓抽遊戲也不讓玩,這還是我們的小窩麼這不是不如一家網吧麼!」

  大清早葉修的悲鳴就沒有停過,聒噪程度直逼黃少天。不能玩榮耀有時對他來說就像戒毒一樣痛苦啊!報復一般,韓文清讓他整整兩天沒碰著榮耀了,感覺手生不少;而那個韓文清本人倒是泰然,把自己的滑鼠也拆了。

  無視葉修的無病呻吟,韓文清看了坐在床上不肯起身的葉修一眼。頭髮亂糟糟的衣服也亂糟糟的,講的話亂糟糟的估計腦子裡的東西也亂糟糟。這麼想著韓文清居然淺淺地勾了下嘴角,葉修還在鬧呢沒見著。

  他將睡衣換下,說:「去洗臉,然後去慢跑。回來吃完早餐,正事都做完了我再給你滑鼠。」

  「給?!特麼是還吧!老韓你不帶這樣的啊哥又不是白吃白住,電腦難道不是我自己買的嗎!」

  韓文清繼續無視他:「新杰九點會過來,你剩下一小時可以漱洗運動。」

  「他不是來問你霸圖的新方向的嗎!哎不是我心眼小啊,我們是宿敵,為了我的戰隊著想我不能幫你們提意見。」

  「新杰幫了你們不少。」

  葉修抬頭看天花板裝作沒聽到。

 

  張新杰鎮定地面對眼前的畫面,聽葉修說老韓你還愛不愛我愛的話色誘術你吃不吃哥露個香肩你滑鼠還給哥唄。

  葉修的下限至今也沒有提高半分,讓張新杰好是一番感慨。前幾日蔣游來勢洶洶地來到戰隊附設的餐廳,連飯都不肯等他吃完就說:「媽的老子真的受夠了,不幹了。」張新杰雖然已經推測出理由,還是帶確認性質地問了下原因,就聽蔣游罵了一句「君莫笑!」而後煞氣地離開了。  

  這股氣焰的確很有霸圖的風采。看著蔣游的背影張新杰略事不干己地這麼想。

 

  「滾!」第三次韓文清拒絕了葉修的投懷送抱,葉修一臉無辜說你給我滑鼠我能滾多遠我就滾多遠。張新杰看著都有點於心不忍……自家前隊長多可憐啊,在這裡浪費時間的自己又是何其可憐……

 

  再之後葉修終於說出了禁句。

 

  在聽到葉修說「老韓,我細細思量過了,這樣下去真不是個事,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有些時候適合好聚好散,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總之我們分手吧。」的不知道第幾個『巴拉』時,張新杰東西已經收好,向韓文清打了個招呼就自己送自己走出大門。關上門前他看見葉修被韓文清捉著拖進了臥室,手指下意識地動了動,竟是做了牧師的回復術操作。然後他頭也不回轉身離開。

 

  韓文清早就對這句話免疫不少,不過這次葉修還是成功觸怒了他──冷靜下來之後韓文清曾思量過如果葉修清楚事態發展,一再上鉤的自己不就滿足了這傢伙搞不好就是想來一發的慾望?幸好面對葉修時韓文清的動作總比腦子還要迅速,這次反應過來時人都已經在身下喘著粗氣了。

  葉修真有點後悔了。或許他該好好地招呼完張新杰然後安然地得到自己的滑鼠──這下肯定是要多花點時間了。葉修這人很奇怪,不做死就會死,但做死了卻總是有本事死不了。

  

  「唔、老韓你輕點啊……」腦中打著速戰速決的主意,葉修支起身子拉開床頭櫃附設的抽屜,把潤滑劑丟給韓文清。摸索的過程卻摸到了之前從來沒有的東西,那觸感還那麼熟悉──

 

  「握槽韓文清你敢把我的滑鼠放在這裡!我跟你拼命!」

 

  的確這個抽屜平常沒事時葉修絕對不會去碰的地方沒有之一,但葉修也真心沒想到韓文清會利用這裡。說罷他就要伸手去拿自己的滑鼠,韓文清卻也不去制止他的手,只是探進葉修的褲檔不輕不重地揉捏兩下。

  葉修瞬間繃緊了雙腿,手縮回來就想去推韓文清。但韓文清那哪是他葉修能推得動的主,葉修把柄讓人抓著力氣又是下去幾分。明明用的一樣的洗髮精沐浴乳,葉修卻覺得韓文清身上的味道更清爽一點也更霸道一點,他隨口又吐槽了句老韓你開始有大叔味了啊,早上不是慢跑過了嗎太激烈的運動還是免了吧人不要不服老。

  回應他這段話的是迅雷不及掩耳的扒下身速度,上面那件休閒服韓文清卻動也沒動,隔著布料去吻葉修乳首。口腔的溫度和濕意摩娑著氾濫開來,葉修縮了縮肩膀想躲開,韓文清索性合攏上下齒列輕輕咬住,用舌尖去頂弄。

  葉修身上的熱度逐漸化作曖昧的紅,一路燒上他的耳根和臉頰,就是那子彈也打不穿的臉皮也沒能掩住。但他沒有甘於處於下風,對著韓文清的胸腹也是好一陣亂摸,權當自己也吃夠了對方豆腐。

  韓文清將掛在葉修腳踝的褲子隨手扔了過去──是掉在地上呢還是被丟到了桌上,沒人注意。反正葉修的腳踝是空下來了,一整塊乾乾淨淨的虛白。他離開葉修的左胸去親葉修微張的嘴,現在正努力汲取氧氣呢沒有聒噪的空閒。至於剛才被忽略的右胸現在有韓文清的另一隻手在照顧,沒有獲得倖免。

  葉修本不是敏感的身子,這還得感謝他從小和自己的弟弟膩在一塊,親密的肢體接觸那叫一個信手拈來;再感謝蘇沐秋這個好兄弟,兩個青春期的大男人開玩笑地互相亂摸也不是沒有──至少和韓文清剛開始同床共枕的那些日子,失眠的人絕對不是他。

  不過韓文清在床事上極其所能,多花一點時間在讓葉修的身子進入狀況這點耐心,只要葉修安分點他就有。

  他放過葉修上半身隔著衣服也變得能見著的乳首,看葉修因為布料擦過胸前產生的麻癢微微皺眉,還是沒有讓他把衣服脫掉的意思。韓文清兩隻手都去撫慰葉修下身昂起的器官,左手固定著用食指揉轉起頂端的裂口。而後左手拇指微微按住一邊,右手拇指指腹針對那個小孔向右撥弄,像是要將之翻開一般。

  韓文清忽然退了退身子,舌尖戳了那裡一下。

  雖然葉修想過就算韓文清做出了以前從未做出的行為,自己也不至於太過失態,但要是有人告訴他他剛才不顧形象放聲尖叫起來,他也是會信的。

  他重喘一聲,身子止不住地顫抖,平日機靈的腦袋現在被慾望衝的有點昏沉,幸好韓文清對口交這件事終究是有點排斥,試探了一下換到葉修幾秒的僵直反應便滿意地離開了。取而代之的是韓文清左手食指指腹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葉修的頂端,直到那裡逐漸變得黏稠濕滑。

  其實葉修有點佩服自己沒被剛才那一下嚇得萎掉,這樣的想法淡淡的不是很具體,因為他現在思考能力基本要歸零。思考是一回事意識又是另一回事,意識他是有的,比如他能感覺到韓文清折起他的腰,將另一隻沾染著軟膏的手摸向他的會陰,動作很輕似愛撫又是撓癢,讓他又是一個顫抖。

 

  軟膏帶有特別的香氣,聽說附帶催情效果,很不便宜。但韓文清既然有那個能力,就沒道理不讓葉修用最好的。

 

  接觸到兩人熱度的潤滑膏很快地軟化成半液體半固體的存在,韓文清一面按摩著葉修周圍的肌肉,另一手也沒有停止套弄葉修的性器。葉修懶洋洋地嗯了聲,舒服地嘆了口氣,也伸手去碰韓文清的。那隻漂亮的手搭在韓文清硬得發疼的性器上,葉修先是旋轉著摸幾下,速度才快起來。而後他用手指有一陣沒一陣地按著,猛地爆發手速壓了幾下,讓韓文清悶哼了聲。

  葉修笑了下,微微起身在韓文清耳邊說了三個字,韓文清狠瞪他一眼,將食指和中指送了進去。

  軟膏只是減少摩擦的阻力,被撐開的痛楚並沒有減輕半分。葉修跟著收緊了握著韓文清的手,大有你也有人質在我手上給我注意著點的意味,韓文清哪怕他,依著不傷害葉修的前提手指又是幾下抽動。

  葉修不舒服了,卻沒有讓韓文清也不舒服。不那麼舒服他就能找回一點餘裕,去戲弄他身上這個男人。於是他嘴角一彎,開始利用靈活的手指從下往上擠壓韓文清的性器,小學都學過的,擠牛奶……

  韓文清無力吐槽,專心致志地照顧葉修的前後。他抽出手指又補了些軟膏,反覆出入幾次,才加了第三根手指。指尖、指甲、指腹。第一個關節、再推入一點、最粗的第二個關節。又是一陣向深處移動,然後整個沒入。葉修坦然地張著雙腿,讓彼此都好過一些,他的鼻頭冒著細細的汗珠,被韓文清一口舔掉。

  他埋沒在葉修體內的手指艱難地轉了轉,才終於去碰葉修內部柔軟脆弱的腺體。對待那個地方,韓文清倒不客氣,一個發力就是狠狠一撞,配合著打一開始就沒停下的對葉修前端的撫弄,葉修呼吸一滯差點就這麼射了出來。

  葉修有自知之明,他體力太差,性事結束前最好能不射則不射,不然還不稱了霸圖粉絲的心意,三兩下被韓文清幹死。

  但韓文清的動作卻意有所指了起來,大有讓葉修先來一發的意味。葉修趕緊用指尖摳弄韓文清性器頂端,撩撥他讓他快點把持不住。他說老韓我跟你不一樣,你不服老我可服了。韓文清回真服老的人早養老去了,沒見過通宵兩夜打遊戲的。

  霸圖總是這樣不饒人。葉修忍著堆疊的快感嘆了口氣,語尾輕輕地更像是呻吟。韓文清低頭親吻葉修,保持著唇齒相交的姿態說因為我們得理。

  葉修的腰被快感一陣一陣撓得酥麻,韓文清這才拔出手指,將自己頂了進去。

  不太痛──這點反而讓葉修心底小小的悲傷起來,那表示他很快就會淪陷,現在每一個想法都有可能是他在這張床上的遺言。

  果不其然韓文清架起葉修一隻腿扛在自己肩上,有幾分拆遷工人的架式。雙腿被拉到最開,葉修一句話都還沒出口,韓文清便肆無忌憚地在他的甬道裡開始進行輾壓。他一手支撐著葉修的腿,一隻手揉亂了葉修的頭髮。前列腺遭到來回幾次精準地鞭擊,葉修終於是沒忍住哭喊了起來,每一次韓文清的頂弄都換來他一陣亂顫,逐漸展開的軀體配合著韓文清扭動,腰肢止不住地彈跳。十指絞著床單腦中絞著思緒下身絞著韓文清總之一切都絞在一起。

  韓文清每一次進入都是最深,一遍又一遍刺激葉修深處的柔軟。葉修只記得要渴求更多,伸手去套弄自己下邊瀕臨爆發的腫脹,迷亂的眼裡一眨一眨都是帶有濃重情色味道的淚水。高潮的時候葉修瘋狂地擺動自己的臀,性器在自己的推壓之下斷斷續續勃發出半濁的液體,在他前列腺上撞擊的力道更是密集,硬生生把彼此維持在高潮這個狀態的時間延長了幾秒。最後一汩精液從葉修前端噴勃而出時他只剩下一聲哽咽,韓文清摟緊他,抽出自己讓自己爆發在床單上,省去帶葉修進浴室清理半天的功夫。

  紊亂的氣息好些時間才平復下來,葉修主動吻了吻韓文清。情事過後這人特別老實,一個吻滿滿的都是對韓文清釋出的好感,沒有半點平日或勾引或欠揍的影子。

  雖然葉修在床上性感的無話可說,但韓文清懷疑自己最喜歡的根本就是這個時刻,前面再怎樣激情也都在托襯這個親密的舉動。他跟著回吻葉修,只當他們說不出口的愛語融化在他們的口舌,從這個親吻暖暖地流向心裡。這個瞬間不長,卻很真摯。

 

  可葉修沒在韓文清懷裡待多久,拿著滑鼠拖著髒髒的身體坐到電腦桌前去了。

 

 

  ──那個瞬間真的很短。

  韓文清看著葉修在鍵盤上飛舞的手,默默地想。

 

 

─FIN─

後記:我的肉很中規中矩,很韓蓄(選字好嗎
你問我葉修捏捏老韓的時候說了什麼?不是我愛你欸...
啊不就標題嗎(靠
葉修你感覺到我對你的愛意了嗎(靠

創作者介紹

├跳馬行雲┤

啼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